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曝光台>群相

垃圾治理一年席卷全乡镇 贵州这个县城是如何做到的?

2017-08-06 12:04 来源:南方都市报 卜羽勤

  原标题:垃圾治理一年席卷全县 贵州玉屏是如何做到的?

  玉屏侗族自治县朱家场镇桐木村改造后。

  玉屏侗族自治县朱家场镇垃圾转运中心。

  垃圾焚烧控制中心内景。

  绿色发展 绿色生活

  砥砺奋进的五年

  农村垃圾处理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。分类、收集、运输、处理,每一个环节都受到财政压力、村民习惯、监管成本高等问题的制约。

  然而在贵州省铜仁市的玉屏侗族自治县,当地政府已经打造出一套“户分类、村收集、镇转运、县处理”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,并率先做到全乡镇覆盖。

  带孕上岗的“垃圾劝退师”

  奚银群是玉屏侗族自治县印山民族小学的语文老师,平时住在玉屏侗族自治县朱家场镇上,丈夫是朱家场镇桐木村人。

  2015年,桐木村支两委经过调研,决定效仿湖南凤凰古城等景区,发展生态观光农业。

  首要任务就是要征地。“当时村民并不理解为什么要发展旅游,我们就带着他们去凤凰塘桥、湖北恩施等地参观,那些不理解的村民看到这些景区发展的情况,也理解了村里的苦心。”桐木村党支部主任唐文成告诉南都记者。

  2015年11月,全体村民选择以资金或土地入股的方式,共筹资900余万元建成紫语庄园,种植薰衣草、建造欧式建筑、改造村民住房,从而发展生态观光农业。

  2016年7月2日,紫语庄园正式开园。当时已经快要临盆的奚银群不顾身体,赶到现场。“我不放心啊,如果有一些突发情况,我在现场也好处理。”

  但在这次开园中,奚银群发现,如果要发展好生态观光农业,桐木村还存在许多问题。首要的是村里的环境和村民素质有待提高。

  和大多数农村一样,早年的桐木村并没有很重视环境。“村里有砌好的垃圾池,但大家都随处扔。”今年70岁的桐木村民唐大成回忆道。

  在奚银群看来,既然村里决定发展旅游经济,村民就应当有相应的旅游服务意识。“村民在这方面的素质需要提高。”

  但这一改造并不容易。奚银群并非村支两委中的一员,“当时村里说要给我个职位,但我没要,我觉得头衔并不重要”,奚银群告诉南都记者。大学期间,奚银群曾在铜仁青年旅行社当过临时导游。如今,作为当地小学的语文老师,这位嫁进桐木村的媳妇开始主动承担起培训的任务。

  “有些人一开始挺不理解的,觉得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。你和他们说道理,他们就在底下笑笑不说话,不赞同也不反对”。奚银群说。

  奚银群开始学习更多旅游相关知识。2016年5月,在村支两委的支持下,奚银群在桐木村开了第一次讲座。“要把提高个人素质提高到政治高度。我告诉他们,乡村旅游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中重要的一环,你们不仅代表着桐木村村民,以后有外国人来这边游玩,还代表着中国的国际形象。”

  在奚银群的不断宣传和年轻人的带动下,村民们开始有意识地将垃圾放置在规定的区域。

  从去年起,分类垃圾桶被摆放在道路两旁的指定位置,每天有保洁员清理村里的公共区域,早晨还有专门的垃圾运送车司机将垃圾运送至镇上的垃圾转运中心。之后,转运中心将经过压缩的垃圾再运送至县里的科特林水泥厂。这些垃圾将经过焚烧处理,废渣作为水泥制作的原料,从而达到循环利用。

  这一处理模式,被称为“户分类、村收集、镇转运、县处理”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。

  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覆盖全乡镇

  玉屏侗族自治县副县长向谋红告诉南都记者,2015年,贵州省在安顺市西秀区举办了全省人居环境工作会议。作为当时玉屏侗族自治县的住建局长,向谋红代表县里参加,颇受震撼。当时西秀区在个别乡镇已经实行“户分类、村收集、镇转运、县处理”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并在向外推广,农村污水处理方面,经过净化处理的水可以直接饮用。

  “我觉得我们县也能做到。”向谋红认为。这之后,县里多次召开专题会议,并安排住建部门委托省规划院,编制了玉屏侗族自治县垃圾收运规划方案和相应的可研报告。

  2015年底,玉屏侗族自治县委县政府向省发改委和住建厅申报项目,得到科特林水泥窑协同处理的4800万项目资金。此外,氵舞阳河治理方面也有5000多万的资金,可以用来建设垃圾处理系统。住建部门还通过项目申报得到800万的资金。

  不仅如此,玉屏侗族自治县还从环保、住建、发改、工贸等多部门整合项目资金。

  这些筹集到的资金,被用来购买垃圾清运车、垃圾桶、垃圾压缩设备;建设垃圾中转站和支付保洁员工资和垃圾收运系统运行成本。具体的运营由城管局下属的贵州玉屏环洁生活垃圾清运公司负责。

  去年年初,玉屏侗族自治县启动垃圾收运系统全部建设工作,共建设了8个垃圾中转站,并给每个乡镇下拨10万元,全面清理河沟、屋前屋后、林地里遗留的陈年生活垃圾。

  在亚鱼乡试点期间,县里发现原先设计的用0.5吨的垃圾箱收集垃圾,由垃圾车驾驶员将所有垃圾桶送至镇上后送回的模式走不通。“1个乡70个桶,配10个驾驶员一天都跑不完”向谋红告诉南都记者。

  于是,县里决定,给大村寨配大桶,给主要干道和小村寨配容量为200公升的小PV C桶。在这基础上,再给乡镇配备压缩车。1辆车只需配备1名驾驶员和1名跟车员,每天在各垃圾收集点转一圈,就可以将垃圾收集完毕。垃圾送至中转站后,经过二次高压压缩,再送到科特林进行焚烧处理。在这基础上,县里还用财政资金给每个村配备了一名保洁员。

  到2016年底,玉屏侗族自治县在吸取安顺市西秀区经验基础上,将“户分类、村收集、镇转运、县处理”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做到全乡镇覆盖。

  玉屏模式能否被推广?

  据介绍,玉屏侗族自治县是贵州省面积最小的县,全县总面积523平方千米,最新数据显示总人口为15万人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玉屏侗族自治县每天产的垃圾量并不大,日均80吨左右,而科特林水泥窑每天可处理100吨的垃圾。由于玉屏侗族自治县各乡镇间距离短、路面环境也较好,有助于完成每天全县收运处理垃圾的目标。但其他的地区不一定有这样的“先天优势”,玉屏模式能否被推广?

  对此,向谋红认为推广并不是问题。首先,规划必须由县一级进行统筹,通过整合各部门资金和基金贷款等方式筹措资金,并通过县里统一划分各中转站辐射面,避免乡镇交界地带出现管理真空区。他解释道,之前也有一些县在垃圾转运处理上做努力,但是失败了。根本原因在于垃圾转运处理由各乡镇自行负责,导致乡镇财力不堪重负。不仅如此,在资金方面,向谋红认为启动资金并不难,难的是运行资金。以玉屏为例,采用的是四个一点模式,即村民补贴一点、村集体经济补贴一点,镇级资金补贴一点,县级财政补贴一点的方式,保证了运行资金的可持续。

  不仅如此,还必须发展全民参与,提高群众的思想认识。为此,在垃圾收运模式启动前,全县先发放宣传册;之后把村干部集中起来进行宣传;此外,还要求住建、城管工作人员进村入户,并发动驻村干部一同宣传。

  如今的玉屏,已经做到各乡镇覆盖,村村覆盖。向谋红表示,接下来还要通过在管理方面做到精品提升,采取精细化管理。比如,通过市场化手段,招标专业管理队伍、生活垃圾网格化管理、中转站建设自动化喷淋消毒系统等。

编辑: 鲁飞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